滛荡的母亲全文阅读丝瓜app色版,久久爱国产视频在线,av视频在哪个网站可以免费观看

滛荡的母亲全文阅读第498章 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

推荐阅读:抗日之特战兵王喜劫良缘,纨绔俏医妃银狐福晋有喜:爷,求不约盛唐风华偷香天唐锦绣崛起军工

一秒记住【新♀全♂本÷小→说♀网 WwW.xqb5200.Com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“汉军也用上甲骑了?”听闻这消息,虚闾权渠单于有些吃惊,原来这就是任弘藏在阵列后面的杀招啊。

    匈奴人见过重骑兵。

    在没有北庭都护府阻断东西,匈奴与西方世界交通畅通无阻的那些年,单于使者曾去到过安息(帕提亚),观其地方广大之余,也见识过安息重骑兵夹道相迎的场面,安息骑兵装备着青铜和钢铁制作的马甲与人甲,在太阳的照射下闪闪发光,让匈奴使者大为惊讶。

    据说跑到大夏国故地的月氏人,也开始使用效仿波斯的重装甲骑,月氏好汉们每到秋后就翻越兴都库什山,跑南方身毒、大夏城邦劫掠,几乎无敌。匈奴使者在西方看着眼馋,回到单于庭后曾建议先单于也搞一搞仿安息的重骑兵,最后却无果而终。

    这不是纯粹草原部落能养得起的兵种,匈奴在失去西域后,每年铁产量起码少了一半,铁甲只有极少数,人都只穿得起革笥木荐,哪还能给马装备?

    可财大气粗的汉人却不嫌浪费,不论人马都武装到了牙齿,如果说孙千万他们的铁人军是“铁猛兽”,那具装甲骑就是长出了四蹄的铁犀牛,移动与冲击力倍增,一头撞进了羊群里。

    本就遭冀州兵撞击得十分单薄的须卜部骑兵几乎没做反抗,就被汉军靠前的菱形阵冲垮了。那些朝他们面前刺来的骑矛马槊如此令人生畏,光是相撞势能上也吃了大亏,一时间马翻人仰,被硬生生撕开了一个大口子,让后方三个菱形阵从容进入匈奴阵地内。

    号角震天,带着一丝慌乱,匈奴人意识到了这支兵的目的,单于面前,还在休整的瓯脱王连忙重新上马,组织部下试图阻止。

    数千匈奴人控弦抛射,因为敌人越来越近,他们射得很急切,根本不待弓拉满,拇指就松开了弦。

    段会宗对那些嗖嗖飞来的轻箭毫不理会,屯骑营是重组过的,补入了大量六郡子弟,在长安时靠马球赛挑选善骑者,抵达云中郡时合练,时常在布满深沟的训练场上让马匹放蹄疾,多次摔倒后,这些河曲马学会了用一种小碎步奔跑,加上高鞍马镫,骑士即使身被重甲也会坐得很稳。

    他左右观察着阵列,掌控全局,满目皆是涌动的马头,四个屯长没因为箭矢袭扰而混乱,阵列平稳向前,飞旋向前的箭矢打在甲骑身上却无甚作用,马铠承受了羽箭大部分冲击力,偶尔有箭敲击铁幕面让段会宗感觉脸疼。

    随着敌人越来越近,段会宗让扈从举旗,具装甲骑开始了第二次加速。

    瓯脱王仿佛见到无数巨兽朝他扑来,兵阵铁甲闪耀,心里一怂,竟不顾身后一汉里外的单于,本能地催马避开甲骑冲锋的正面。

    他这一跑,左部瓯脱兵也跟着跑,这四五千新败于却月阵的匈奴人士气本就低落,一点风吹草动就会崩溃,此刻竟在甲骑冲来时配合地分开避让,避免了一场骑兵对冲。

    只在他们如一阵风般吹过后,瓯脱王才忽然又想起要战斗,嗷嗷叫着纵马去追击,却又隔着一段距离,不知道的还以为他要配合汉军一起进攻单于呢。

    “该死的瓯脱王!”这一幕让远远观战的虚闾权渠单于破口大骂,如此一来,他手边就只剩下三千单于亲卫能抵挡汉军了。

    “请大单于暂时离开!”

    左大将薄胥堂如此请求,却为单于拒绝,他知道,自己一跑,这场战役就结束了。

    虚闾权渠单于强忍着恐惧,和马匹打了几十年交道后,他从没想到自己居然有一天会惧怕隆隆马蹄,害怕那上千骑前进带起的泥土烟尘,只强作镇定,指向甲骑:“左大将,挡住他们!”

    “汉人也乏力了,援军将至,只要挡住眼前汉骑,就能胜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左大将麾下三千骑是匈奴的精锐,披甲率百分百——虽然是皮革甲,所持箭矢武器皆为铁兵,多由各部落挑选年轻子弟担任,以保护大单于为职责。

    眼看汉人甲骑越来越近,左大将遂让一千骑在白纛前列队,保护单于随时离开,又亲率两千骑开始向前,他们是单于忠诚的护卫,不惜用自己的死,来阻止汉人破阵!

    “换重箭!”

    在和汉军角逐百年后,匈奴人也学会了对付汉甲的秘诀,那便是以雕翎和雁翎制作长箭羽,用松木为粗箭杆,加上较之轻箭更重更厚的重箭头,以弓体、弓梢粗壮的特制角弓射之。

    这样的弓箭远射无力,但在近处攒射,却有不逊于强弩的威力!

    前排驰骋而出,这是骑术最精湛的射雕者们,在普通骑手掩护下靠近缓速而行蓄马力的汉军,拉弓如满月,重箭猛地弹出。隔着三四十步正中一位骑士肩膀,这次没有被弹开,而是重重嵌进甲中,让那骑士一声痛呼,手里的马槊都脱手了。

    随着越来越多重箭攒射,行进中的甲骑开始出现伤亡,马匹也有中招奔逃的,段会宗身旁的扈从被飞来的重箭猛击下马,脚还套在马镫上,被他的坐骑拖着到处乱跑,头盔撞到地上一颗石头晕死过去。

    但每有靠前的甲骑倒下,后方就立刻有人补上,他们如同一堵墙,坚定不移地向白纛前进。

    近了近了,左大将握住缰绳的手有些冒汗,汉军已至于两百步外,甲骑跑动的速度有些慢,他们已经杀入匈奴阵地两里,连破两阵,马儿负担太过沉重,这种速度的冲击是可以承受的。

    但就在这时,段会宗身旁忠诚的扈从再度举旗,号角吹出的泛音响彻草原,各队小旗应令斜斜向前,这是加速的信号。骑士们便用靴侧的铁马刺狠狠踢了马儿腹部,一般来说他们是不舍得如此的,宁可伤了自己也不能让马儿委屈,而吃痛后,本已疲惫不堪的铁骑又猛地加快了步伐!

    甲骑如同一道移动的墙,匈奴人机动的空间越来越小,光靠骚扰和远射是无法阻止汉军的,左大将咬紧了牙,带着两千骑也冲了上去,他们必须用血肉之躯拦住汉人,好让瓯脱王围上来,在近战中耗尽对方气力。

    “冲锋!”

    见对方应战,段会宗热血直往头上涌,最后一次摇旗,脚下再度猛踢坐骑,都刺出了血,马匹将速度提到最高,风在在耳边呜呜地垂。多亏了马镫和高鞍,几乎解放了双手,靠前一排众人握着一丈四尺马槊,夹在肘腋之下慢慢放平,他们将担任破敌主力,第二排是八尺长矛,后面则是环首刀,所有人脚紧紧踏着马镫,发动了冲锋!

    封建军队嘛,跟近代骑兵墙式冲锋没法比,训练时间短,冲到现在已经有些散乱,有些骑兵找不到军官,只下意识地跟着前面的人一起走。但当他们加速后,原本杂乱密集的蹄声慢慢汇成隆隆巨响,好似雪山崩裂,又像天边由远而近的奔雷,上千顶兜鍪在傍晚的阳光下起伏波动,顶上白羽晃动着,其徐如林,其疾也如风!

    汉军甲骑乱中有序,而匈奴人那边就更乱了,尽管左大将和单于亲卫抱着必死之心,相距只有几十步时靠后的射雕者们还在试图射重箭,这相对速度让十多名汉军骑手遭到重击跌落马下,但于事无补。

    无人能阻挡甲骑,金戈铁马,气吞万里如虎!

    距离转眼即逝,随着双方人马的嘶鸣怒吼,两股浊流轰然对撞!无数折断的矛杆和脱手的直刀断刃飞上了天,一起上天的还有马匹和翻滚的残肢断臂。

    时间仿佛放慢,一匹枣红色的匈奴马眼里,映出了段会宗狰狞的铁幕,也瞧见那杆美丽修长的锋利马槊刺来。

    它开始不听指挥拼命扭头想要避开,但此时已无退路可走。只能眼睁睁看着铁甲骑士夹着长长的马槊与身上的主人亲密接触,微微颤动的槊头破开皮革,重重扎进了胡骑胸口!

    皮肉破开,骨骼断裂,鲜血和肺腑碎块溅射而出,那满脸惊恐的匈奴百骑长整个被挑飞落马,肚子上开了个大窟窿。

    段会宗没有停,仍在前进,因撞击使手臂失力,他的马槊斜斜向下,刺中了另一匹冲来的倒霉匈奴马脖颈,又溅开一朵血花。

    优良木材所制的马槊在重力冲击下展现了惊人的柔韧性,深深刺入马匹身体,在扭曲了很大的角度才轰然崩裂断裂。槊头留在倒地的匈奴马身体里,碎木屑飞得到处都是,好在段会宗最后一刻松开了肘腋,没有被带飞出去。

    可眨眼后,他的马匹与接踵而至的第三匹马相遇,力是相对的,虽然身披重铠的战马将同类撞得头骨碎裂,但惯性也让段会宗整个人飞了出去,重重摔在混乱的战场中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除了少数倒霉鬼在撞击中被甩飞外,具装甲骑取得了完胜,前排数百匈奴人死伤过半,无数人落马,剩下的幸运者与冲锋的汉军错身而过后,人数已经稀稀拉拉。还不等他们撤离,却见汉军故意落在后面的第二队,又催动马匹冲了上来。

    类似的事情发生在阵线各处,两千单于亲卫阵列被一轮接一轮甲骑冲得千疮百孔。但好歹为瓯脱王赢得了些许时间,方才避开汉军的左地骑从赶到,乘着汉军甲骑阵型已散,也丧失了冲击的空间后,呼啸着围了上来,试图以多打少。

    可即便是以寡敌众的混战,甲骑也一点不怂,灌钢法打制的环刀较过去更为锋利,劈砍匈奴人的肢体好似切豆腐般容易,皮甲在其面前不堪一击,反倒是匈奴人的兵器,很难对明光铠或札甲下的躯体造成杀伤。

    汉军只需要握紧刀柄轻轻一挥,就能带起一蓬蓬血雾——他们做这动作实在是太熟练了,就像在平乐观打马球一样,你看那匈奴人的头颅,不也是圆滚滚的么?

    而不远处,方才对撞的地方尸骸遍地,一些摔落的双方骑兵回过神来,也在地面上互相打斗起来。

    段会宗晕乎乎起身时,发现自己的马槊完全折断,环首刀也不翼而飞,只能低头随便拿起地上散落的残兵与扑过来的匈奴人战斗。

    或许是他一身明光铠太过显眼,吸引了左大将薄胥堂的注意,左大将身边的亲卫也被甲骑冲散了,他无人可用,自己也只能加入战斗,此刻仇恨地看着段会宗,握紧了手里的矛,开始催动战马加速,矛正握在手,猛地刺了出去!

    段会宗才将残兵扎进一个匈奴人胸口,听到了身后马蹄声,一个激灵躲开,避让了左大将刺来的矛,吓出一身冷汗。

    不等他再找到兵器,左大将军已经调头再冲,瞄准了手无寸铁的段会宗,志在必得。

    不,他是有武器的!

    和在群臣“王负剑”呼喊中的秦王一样,段会宗愣了片刻才想起来,还有一把剑,天子赐给任将军的“尚书斩马剑”,任将军又让他负于身上,令他带着甲骑突袭单于,亲斩其首!

    左大将越来越近,没时间了,段会宗连忙解下剑鞘,右手欲将沉重的剑拔出,好沉!拔剑的速度显得格外慢,剑身与剑鞘摩擦的滋滋声听得人牙酸,直到段会宗用上了两只手,才将其彻底拔出时,左大将已驰至十步之内,持矛的手后举,要发出致命一击!

    段会宗拖着长剑猛地向前迈出一步,眼看双方就要接触,一寸长一寸强,对方还在马上,他是吃大亏的,左大将的矛对准他的胸口刺来!

    千钧一发之际,段会宗身子忽然一低,左大将的矛擦着兜鍪而过,将其挑飞出去,一时火星四溅,而伏下身子的段会宗顾不上流血的头皮,双手持斩马剑,猛地一扫,将左大将马匹两条前腿直接斩断!

    尚书斩马剑是百炼钢打造,锋利程度较一般环首刀有过之而无不及,战马痛失前蹄颓然跪倒,左大将被高高甩了出去,砸在一片石头地上,胸口剧痛。

    还不等他翻身起来,段会宗已几步冲了过来,高高举起尚书斩马剑,对准左大将的背,噗呲一声刺入后,伴着其惨叫,又猛地往里一送!

    鲜血呕出,左大将当场死亡。

    段会宗疲倦地跪倒在地,不断有箭矢射在他的甲上,他只扶着斩马剑,努力让自己重新站起,四顾后发现,冲击已经演变成混战。

    五六千从各处赶来的匈奴人将上千甲骑围在中间,虽一时半会奈何他们不得,但拉开距离冲击已无可能,而单于的鹰羽白纛,就在两三百步外啊,他甚至能看到大单于惶恐的神情!

    段会宗恨啊,没机会了么?

    不,还有!

    惊呼连连,段会宗回过头,看到瓯脱王那群欺软怕硬的兵再度如惊慌的兔子般四散而走,他们遭到了身后一阵箭幕的袭击。

    一群紧随甲骑之后的骑兵杀了过来,两千余骑破开挡路的瓯脱王后,竟没有搭理被困的甲骑,而径直朝鹰羽白纛冲去!

    是赵汉儿所率的五原属国骑,也是任弘藏在阵列内最后一张王牌,不见兔子不撒鹰,就等单于预备队尽出这一刻!

    而任弘最信任的,还是嫡系老部下。

    赵汉儿紧夹马腹,力挽弯弓,带着属国骑们朝鹰羽白纛发动了突袭。

    “阿提拉!”

    他麾下的属国胡骑们用匈奴语高呼着赵汉儿多年前,被任弘指派伪装匈奴人时心怀戏谑随手取了,却被用到今天的化名。

    “阿提拉,将灭匈奴于此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PS:第三章在晚上。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本站推荐:我的帝国无双明天下唐枭乘龙佳婿长宁帝军医妃惊世1852铁血中华超级兵王超级兵王天才小毒妃
丝瓜app色版,久久爱国产视频在线,av视频在哪个网站可以免费观看网站地图html